突然,天就黑了,突然,就醒觉我妈已离世了

采访|吴梦琦 编辑|张薇   2016-11-25 11:17:27

采访|吴梦琦 编辑|张薇

周耀辉

香港词人,新近出版了一本书写母亲的书《纸上染了蓝》。

人物 Portrait =

周耀辉=

请描述一下典型的一天是怎么安排的

大概8点左右自然醒过来,然后一边吃早餐一边看报,慢慢慢慢的,我常常觉得身体醒得比较早,要慢慢让灵魂也醒过来,不能催促。10点左右,做运动,柔软体操之类,同时打算一天的安排。11点淋浴,换过便服,然后花两三个小时文字创作,午饭都是家中吃的,下午是学术工作的时候,一直到六七点,之后就是我的夜生活,跟朋友一起啊,自己一个人啊。12点睡。

为了写这本思念母亲的书,你找了一个地方从傍晚坐到天黑

当时我去了香港南区的赤柱,找了一个景观很好的地方,有点天涯海角的意味。我点了红酒,还是白,忘了,总之,边喝边想边写下笔记,偶然望着天涯海角,偶然望向餐馆里的人间,更多是随着回忆不知去了哪里,突然,天就黑了,突然,就醒觉我妈已离世了。那是一段若真若假没时没空的时光。

一天中的什么时刻觉得最惬意、最享受

从来都不懂答“最”的问题,往往得看时、地、人。如果真的要答,我想,是早上起床了,到一天真正开始之前的这一两个小时。

记忆中和母亲相处的最难忘的一天是怎样的

不挑“最”了,其中一次,我在《纸上染了蓝》里也写了:“对于我妈近年的孤独,我无能为力。幸好在她体力还可以的时候,我说服她来阿姆斯特丹探我。……有一个下午,我们坐在路边咖啡店,我妈对旁边一家杂货店很有兴趣,于是一个人撑着拐杖蹒蹒跚跚地走过去,尽管言语不通,她还是满载而归。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过如此活泼、如此有生命力的妈妈。”

你为陈奕迅的《今天只做一件事》填过词。一天只做一件事,你想做什么

我在香港出生成长,后来辞了所有工作,跑到荷兰去,一去去了20年,2011年才回到香港的大学任职。住了荷兰后,我也常常去香港,看到香港人的忙,再比较我在阿姆斯特丹自己的和朋友的生活,就觉得:为什么世界这一边的人如此生活?就写了《今天只做一件事》,陈奕迅后来也问过我,怎办得到啊?对啊,这词其实是一种提醒,也是渴望,如果真的要答这个问题,我就用其中一句歌词吧:花一天感觉一切是爱。

曾经度过的最快乐的一天是什么样的

不如就说比较近的吧,我博士答辩的一天,2011年,在阿姆斯特丹大学举行的,按照荷兰传统,就跟婚礼一样,就是学者向学术向社会承诺一生,我也找了我的“伴郎”,分别是我在香港和荷兰的好朋友黄耀明和陈耐持。我的家人也从香港飞过来,我在荷兰的朋友也在,我觉得我妈在天有灵,也看着我从周蕾教授手中拿过博士证书。那一天,我很快乐,我所亲爱的人都在我身边。

曾经度过的最悲伤的一天是什么样的

容许我再引我的书:“我妈病重了我赶回香港,一踏出飞机便打电话给我姊,她说,妈走了,外甥女来接你……我走出接机大堂见到我的外甥女,在人家团聚当中我们更像一对游魂野鬼,更亲近。我们都在晚上呼吸过我妈她阿婆的呼吸。我们紧紧地拥抱着,哭着,她不断地跟我说,我对不起阿婆我对不起阿婆。”那一天的悲伤,至今。

上一篇回2016年7月第7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突然,天就黑了,突然,就醒觉我妈已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