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善意到生意

文|顾玥 编辑|张薇 摄影|孙海 插画|程老湿   2016-11-25 11:13:58

在互联网的助力下,善意驱动下的社会创新正在变成一股全球趋势。善意不再是一种单向度的付出,而是通过各种聪明的、共赢的、时髦的方式荡开涟漪,甚至发酵成一股野心勃勃的商业力量。

文|顾玥 编辑|张薇 摄影|孙海 插画|程老湿

昂贵或自由,从不廉价

马克·比斯托斯(Mark Bustos)是纽约最优秀的理发师之一。想找他剪头发有两条路可选:准备150美元,去他比弗利山庄的美发沙龙预约,他每天只接待10个客户,你可能要与歌手诺拉·琼斯(Norah Jones)和设计师马克·雅可布(Marc Jacobs)一起排队等待。或者在纽约风餐露宿几天,蹲在中央公园的长椅上等他—每周日,他拎上工具包,拿上一面镜子,将板凳放进后备箱,开车去给纽约街头的流浪者剪头发,免费。这两年,马克因为他每周日做的事情在世界范围内名声大噪。

大卫·特里(David Terry)是马克的周日客户之一。大卫今年50岁,HIV病毒感染者,无家可归。他形容自己的生活就像是“在一台每小时80英里的跑步机上”。马克找到了他,白色围布一展一收,大卫邋遢的拖把头变成了有型的平头。“你相信这是真的吗?”大卫说,“太棒了宝贝儿,看我还成啊。”他摆出一个V字手,“我是世界之王。”

“剪发是一种全球共通的语言。理了发的人会有一种很好的感觉,神清气爽,精神焕发。”马克说。4年前,他第一次尝试给流浪者剪发,在曼哈顿的露宿者中心来回踱步,不知道怎么开口。最终,马克走到一个站着的流浪者贾马·班克斯(Jemar Banks)面前。“今天我想为你做件美妙的事”,这是马克说的第一句话。理完发后,贾马久久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他跟马克说,“你知道哪里在招人吗?我想找份工作。”

马克拥有一张远落后于年龄的娃娃脸。他32岁了,这是个小秘密。被问到年龄时,他会冲你眨眨眼:“嘿,说真的,我才22啦。”但关于时间的另一个长度是他非常愿意对人公布的,这个菲律宾大男孩会向每个人强调,自己剪头发已经剪了20年。12岁,在家族的圣诞聚会上,他从车库里找到一把剪刀给5岁的表弟剪起了头发。自那以后,剪刀再没离过手。他用10年的时间从一个菲律宾男孩一路成长为纽约top10的理发师,“因为我不断地逼自己前进,从不满足于现状”,马克对《人物》记者说。20年前不愿给这个亚洲男孩职位的老板现在主动交300美元来上一节他开办的培训课。高级客户们度假时着急剪头发,会专机专程把他请来巴厘岛。

“昂贵或自由,从不廉价(Expensive or free, never cheap)”,马克对《人物》记者说。这是他的人生信条,绝对不提供廉价服务。要么收费昂贵,要么拥有自由,给流浪者剪发带给他自由。街头摄影师戴文·马思伽(Devin Masga)被马克做的事吸引,自愿与马克一起出街,为每位流浪汉拍摄理发前和理发后的对比照片并传上马克的Instagram。这些令人印象深刻的对比照片为马克聚集了近28万Instagram关注者。2014年起,马克的周日之旅在给他自由的同时,也为他带来巨大的名声。“顶级理发师”与“流浪者”两端的反差,以及理发前后流浪者们精神气质的巨大改变,击中了人们的心,马克的故事在社交网络上迅速传播。

以往,想终身投入有益于社会的事业,人们面前只有几种有限的职业选择:成为医生、教师或学者,或者进入NGO组织。现在,马克的故事给人以新的启发:自己的专业技能同样可以帮助别人。

像马克这样的人被称作创变者(change maker)。创变者们是一群用创新的方式解决社会问题的年轻人。互联网是天下无敌的效果放大器,创变者们的声音被成百上千倍地放大,而成为一名创变者和社会企业家是年轻人面前的新选择。

纽约理发师马克·比斯托斯(Mark Bustos)在周末免费为街头流浪汉理发。理发前后,流浪汉们的对比照

化学博士特瑞萨·丹格维奇(Theresa Dankovich)发明了“可以喝的书”,在纸张中嵌入银纳米粒子,过滤掉水中99%的细菌,让纸成为一种廉价的、可携带的过滤器,用来净化非洲的饮用水涟漪效应

化学博士特瑞萨·丹格维奇(Theresa Dankovich)开始“可以喝的书”的项目时,商业价值完全没在她的脑海中出现过。“我就是觉得这想法太酷了,一定要实现它!”特瑞萨对《人物》说,实现这个设想激发了她身为科学家的天然兴奋感。

在纸张中嵌入银纳米粒子,过滤掉水中99%的细菌,让纸张成为一种廉价的、可携带的过滤器。特瑞萨希望可以用这个技术来提高非洲的水源质量。

起初,“可以喝的书”是她读博期间的研究。她选择在弗吉尼亚大学读博,原因之一就是学校和津巴布韦有合作项目,研究如何减少水污染的项目,让河流变得更干净。在津巴布韦,生活用水处在一个恶性循环中—家庭排水系统糟糕,人们把污水排回到河流中,被污染的河水回到水库,又成为当地人的饮用水。特瑞萨将她的滤水纸带到当地,让她的研究得以真正地应用。

2013年8月,特瑞莎收到一封意想不到的邮件。邮件来自恒美广告公司(DDB),他们邀请特瑞萨参加他们策划的“三分钟改变世界”的演讲,将自己论文和研究中最重要的部分用三分钟的时间传达给观众。在双方沟通的过程中,DDB对特瑞萨的滤水研究产生了浓厚兴趣。他们为特瑞萨的研究做了包装和推广,关于滤水项目的视频点击率瞬间突破700万。2015年,特瑞萨的研究成果成熟之后,BBC等大批媒体集中报道。《时代》杂志将“可以喝的书”选入2015年度25个最佳发明。“一瞬间,一切就像爆炸了似的。”特瑞莎说。她的邮箱里收到来自全世界的无数封邮件,都是来咨询销售和购买问题的。

“那时我们还没把这项技术投入大范围生产,这根本不是个产品。我从没说过,‘你可以买它’,我只是说,‘这是项新科技’。”特瑞萨说,“但媒体介入后,这一切变得太流行了。事情推进的速度出人意料。”

2016年1月,特瑞萨创立了Folia Water并任职CTO,负责“可以喝的书”的进一步开发和市场拓展工作。她顺利拿到了自己的博士学位,但在高校任职和研究不再是她生活的唯一,她想进一步把研究变成现实。

“你觉得你是商业女性吗?”《人物》记者问她。

“以前不是,但我现在是的。我从没想过赚钱的事,现在想想,嘿,没准我可以还房贷了。”

往平静的湖水里丢一块石头,泛起的水波纹会逐渐波及很远的地方。特瑞萨便是那个丢出了一块小石头很快荡起一大片涟漪的人。美国教育心理学家雅各布·库宁(Jacob Kounit)将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影响命名为“涟漪效应”。一个破坏规则的人可以激起一群人对他的模仿,引起负面的涟漪效应。同样,一个建立新玩法的人,以其自身的力量也可以对周围的对象产生积极的影响。

7月初的广州,空气中水分子过于饱和,一下雨,树上的绿像是要往柏油马路上砸下来。特瑞萨、马克和另外3位创变者一起,出现在中国社会创新媒体Bottledream举办的“瓶行宇宙”全球创变者聚会上,与中国的年轻人分享他们是如何用很酷的方式解决社会问题的。

建立了新玩法的他们,获得了偶像般的待遇。活动当天下午,马克要在开放空间为提前报名的观众剪发,报名费用将尽数捐出。场地中没有座位,人们早早地将马克要剪发的现场围成三圈,一双双眼睛盯紧了他的一举一动。“他能不能转过来?”站在《人物》记者旁边的两个女孩小声议论,她们想一直看到马克的脸和手。马克每剪完一位,人群中立刻爆发出一阵欢呼。

埃德温·夸库(Edwin Kwaku)是英国曼彻斯顿大学数字金融学博士,他创办了社会企业GiveMeTap,售卖不锈钢水瓶,通过App,瓶子购买者可以在上百家合作商家免费接水喝,售卖瓶子的利润则用来为非洲提供终生清洁用水(他的故事会在下个小标题展开)。他在“瓶行宇宙”现场被问得最多的问题是,“我要怎么买你的瓶子?”尽管中国目前还没有发展成规模的合作商家。

曾是一名广告人的麦克斯·帕泽克(Max Pazak),设计了马路商店,一种服务于流浪者的弹出式街边商店,并开源给全球。马路商店的运营模式是将人们捐赠的衣物和鞋子挂在精心设计的海报纸板上,为流浪者提供自由选择的权利,让流浪者拥有购物的感觉。麦克斯被观众不断地拦住,“人们问我怎么在自己的城市发起马路商店,我说你在我们的网站填写申请,半小时的时间就可以搞定一切。”

创变者们的故事不仅仅是用来打动耳朵,更是撬动脑子—鼓动大家可以随时随地跳出原有的思维模式,换个角度思考一下自己可以做的事情。

在Bottledream的“瓶行宇宙”活动现场,观众们听从主持人的引导,全都从座位上站起来,双手举过头顶,再向上延展。这种集体行动创造出一种仪式感,让人相信,每个人都可以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做一些好的事情,踮起脚尖真的能触及宇宙的边缘。

以往,阻挡年轻人做出行动的阻碍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没有行动入口,如今互联网和新玩法,让加入游戏的门槛和成本大大降低,入口四处敞开。

个人的,自私的,明亮的

2009年,埃德温24岁,像大多数年轻人一样,在已走完四分之一的人生时,他产生了巨大的焦虑感,“我总相信25岁真的不得了,25岁基本上是最好的人生,以后所有的一切都往下走了。”埃德温说。24岁的他决定在自己最好的年龄到来前要拥有6块腹肌,以便吸引姑娘。健身要大量喝水,出门时他常想向商家接一点饮用水,可是又不太好意思。而在英国瓶装水卖的不便宜,同时每年全世界有500亿的塑料瓶会被扔掉。关于饮用水的另一头,埃德温想到了父亲,他的父亲来自非洲加纳,在非洲的大部分地区至今仍然很难获得干净的饮用水、瓶装水。

埃德温的社会企业GiveMeTap用一只小小的不锈钢水瓶,将他的个人需求和社会问题联结起来,搭建了一个三方共赢模式:购买者可以在上百家合作商家免费接水喝,方便获得免费的饮用水,提供饮用水的合作商家获得了人流和潜在的消费者,售卖瓶子的利润则用来帮助非洲地区的人获得干净的饮用水。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看到一些非洲的照片,照片中苍蝇环绕着人。所有这些图片都是为了让人们因为愧疚而捐款,我对这种现象很恼火。”埃德温说。完成自己的博士学位后,他去了一趟纳米比亚,那里有200个非洲人因为埃德温的努力获得了终生的清洁水。

“你看到了什么?”《人物》记者问他。“我一到那里,就看到驴子跑来跑去,我们要小心别被鬣狗咬到。这太酷了!”埃德温笑起来地震山摇,“那里不能用手机,没有镜子,我开始忘记我长什么样了。这很好啊,没人为自己看起来怎么样瞎操心。那些孩子几乎什么都没有,却整天那么开心,而水能给他们带来更多快乐。”埃德温坚持向客户宣传的观点是,你买的每一个瓶子是在帮助人们传递快乐。

埃德温今年31岁,他得到了他最初想要的东西——6块腹肌。腹肌很快练成,也很快消失。《人物》记者问他,25岁后的人生是否真的糟糕透顶,他大笑一阵。“不不,我得告诉你,25岁以后,每件事情都在up up up up……我比有6块腹肌的时候感觉更好,我没觉得我在运营生意,我在传播快乐,我在玩。”在他为GiveMeTap拍摄的MV中,埃德温唱着rap宣传企业。他戴着棒球帽、墨镜,脖子上一条长链子,拴着他心爱的瓶子。

这是新一代年轻创变者与传统慈善机构的区别。慈善在更大层面上从社会公义角度考虑问题,而创变者的出发点很大一部分是“自私”的,他们切入问题的角度更关乎个人,个人需求,个人感受和个人遭遇。

前银行职员埃德温·夸库(Edwin Kwaku)是社会企业 GiveMeTap 的创始人。购买他家的不锈钢水瓶,可以在伦敦的630家餐厅、咖啡馆免费接水喝,售卖瓶子的利润用来为非洲人提供终生的清洁用水

曾是一名广告人的麦克斯·帕泽克(Ma x Pazak),设计了“马路商店”,并开源给全球。人们捐赠的衣物和鞋子被挂在精心设计的海报纸板上,供流浪者自由选择。2014年发起至今,405个“马路商店”在全球被建立起来麦克斯设计服务流浪者的“马路商店”,初衷是为了他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父亲与母亲分开,后来流落街头成为了一名流浪者。“小时候我不理解他,我一直很愤怒,我想质问他为什么这么做。”麦克斯说。但是发生在父亲身上的事情让麦克斯与流浪者群体之间建立了个人联系,他想为他们做点事情。马路商店的设计理念中最关键的一条是,不区分流浪者与“正常人”。流浪者可以非常有尊严地选择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不再处于被给予、必须接受的被动角色。麦克斯在开普敦的一个窝棚找到了父亲,父亲不知道他做的事情,直至现在麦克斯也没有告诉过他。但当父子时隔多年重见时,父亲走过来,握住麦克斯的手,“我为你感到骄傲。”这是每一位父亲对子女的单纯情感。麦克斯在与父亲见面那一刻就与他达成了和解,“我早就不再愤怒”,麦克斯说,“发生在流浪者身上的事可能发生在每个人身上。”

“明亮的”,BottleDream的创始人之一衷声用了这个词来形容BottleDream 5年报道的40 0多位创变者和他们的做事方式。明亮是一种直觉感受,她将创变者们定义为一群“温和的建设者”,“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欣赏式的探寻。每当有一个事情来到你的面前,你可以看到它不好的一面和好的一面。欣赏式的探寻是永远去从它好的一面去(看),你就站在光明的那一面,去挖掘它的黑暗,而不是站在黑暗的那一面去,就沉浸在黑暗里面了。”

前微软工程师汪剑超,现在是社会企业“绿色地球”执行总裁。他专注于城市生活垃圾回收,建立了强大的数据管理平台,覆盖13万户居民。你只要做好垃圾分类,连扔一块小小的牙膏皮,都能积分并兑换商品

一种有效的联结

“世界的改变真的不是很少的人去做很多的事情,而是多数的人只要做一点就可以了。”汪剑超创办的“绿色地球”,就像粘合剂,将多数人粘合在垃圾分类这一点上。

在“绿色地球”的垃圾回收链条上,获利方增加到四个,政府、普通居民、下游处理再生资源的厂家和上游的商业合作伙伴—普通居民只要按照一定的规则,在“绿色地球”的垃圾投递箱丟垃圾,每投递100克可换取1个积分,用积分可以兑换电影票甚至厨余机等生活用品;对于政府来说,以往对垃圾的处理方式已经没法再满足现在的城市需求,而“绿色地球”可以为它提供一个解决方案;下游的供应商,比如做塑料再利用、电池拆解的公司,可以直接对接居民最源头的材料,降低回收成本;上游的商业合作伙伴,则可以吸引到注重环保的高素质用户。

汪剑超是微软的工程师。曾经,他对自己工作的幻想是,通过他每天写下的一点代码,可以影响全球千万用户的生活。在最初的激情耗尽后,汪剑超渐渐认识到自己的激情是虚幻的,影响可能确实在逐渐发生,但他坐在电脑前面,对用户的日常生活一无所知,它们只是市场部搜集到的一串串数字。现在,他每天跑在垃圾回收现场,接连与四方沟通联结,看着大家在自己设计的游戏中各取所需,四方共赢。

汪剑超决定举家搬到成都做垃圾回收这件事时,他的妻子怀着孕。今年他们的女儿快5岁了,父亲节的时候,幼儿园老师想带着小朋友去爸爸们工作的地方送惊喜。“老师问到我女儿的时候,说你爸爸在做什么呀?在哪里工作呀?我女儿就特别大声地、一点磕磕绊绊都没有,就大声地说我爸爸收垃圾。”汪剑超笑得眼角皱起来,他从没跟女儿解释过自己在做的事情,“我其实希望她将来呢,通过我们做这一点点事情呢,能让他们的将来,长大以后的生活环境好一些,我自己也希望她因为爸爸在做这个事情会觉得挺自豪的,觉得爸爸在做一件挺有意思的事。”他对《人物》记者说。

在衷声看来,贯穿在人性中的美德和善意越来越最大化。“我看到过一种很有意思的观点,真正的善在这个时代是一种有效的联结……从整个人类的生存和延续上来说,人和人的联结就是一种善。”

联结通过各种聪明的方式发酵。善意也不再是一种单向度付出。美好产品或行动背后,是一套成熟运转的系统设计。

一家名为“冲突厨房”的餐厅让食物成了不同群体间增进了解的媒介。2010年在美国匹兹开业后,它专门提供阿富汗、埃及、古巴和委内瑞拉等与美国有冲突的国家的传统美食,引导客人在这里展开文化交流和政治对话。“冲突厨房”每隔6个月换一次菜单。当推出朝鲜主题食物时,餐馆还会邀请“脱北者”分享菜谱,并模仿金正恩向周围民众派发糖果。2014年,巴以冲突剧烈时,餐馆推出巴勒斯坦传统美食菜单,并因此收到了死亡威胁。创始人乔恩·鲁宾(Jon Rubin)说,“我们一直关注的是居住在这些国家的人民……肇事者忽视了我们的出发点,这就是注重与美国冲突国家的文化、饮食和思想交流。”

GiveGetGiven是社会企业RockCorps的口号一家通过音乐吸引年轻人参与志愿服务的社会企业RockCorps,鼓励年轻人用4小时的志愿服务换取一张仅为志愿者们举办的演唱会门票。创立13年以来,超过17万志愿者付出了4小时的志愿服务,而参加RockCorps演唱会的嘉宾中不乏魔力红(Maroon 5)、坎耶·维斯特(Kanye West)、蕾哈娜(Rihanna)等巨星。“它让志愿服务变得时髦了。我爱这个主意。”Lady gaga说,她是RockCorps的演唱会嘉宾之一。年轻人被音乐和明星吸引,献出自己首次志愿服务。公益机构和社区获得了大量志愿者。参加演唱会的明星们得以借此提升自己的公众形象,合作赞助商也可以准确而直接地接触到目标消费者。

RockCorps的创立者史蒂芬·格林内(Stephen Greene)曾在密歇根的NGO工作过9年,他再也不想回到非营利模式中去了。非营利组织的运营模式让他感到挫败,他们经常面临资金问题,也很难找到稳定的志愿者。而现在,据调查,RockCorps的志愿者中超过96%的人愿意再次参加RockCorps的活动,57%的人表示即使没有免费门票,也会继续参与当地的社区服务。

友好的商业

“我们正站在时代的转折点,面朝一个用改变创造价值的世界。”爱创家(Ashoka,全世界最大的社会企业家领袖联盟,成立36年,以孕育出超过3000名社会企业家闻名)创始人比尔·德雷敦(Bill Drayton)在纪录片《创变者》中说。

以色列一家叫EyeControl的公司,开发了一款便携式眼镜,可以让渐冻人随时随地与人交流,进行视频通讯;哥伦比亚建筑师奥斯卡·安德烈斯·门德兹(Oscar Andres Mendez)创立了Conceptos Plasticos,可将废弃塑料转化为永久性住房、临时住所和可移动结构的建筑材料,建造出的房屋不仅环保,还防震防火;中国人刘疏桐和他的团队道兰环能带来的是一套系统的地沟油再利用方案,可将废弃食用油转化为可供交通使用的生物柴油。

这是“冲突厨房”在“伊朗主题”期间的餐厅装饰

美国一家生产T恤的品牌打上了B Corps的红色认证标签7月份的纽约,这些项目均进入了纽约举办的赢之有道社会创业家大赛的全球总决赛。这项赛事要求参赛项目本身不仅可以创造财富,更要有益于社会。全球共有超过2500个企业团队参加了比赛,数量比去年增加了一倍。

善意驱动下的社会创新正在变成一股全球趋势和商业力量,并在重新塑造商业的价值观。

2006年,杰·吉尔伯特(Jay Coen Gilbert)、巴特·霍利汉(Bart Houlahan)和安德烈·卡萨瑞(Andrew Kassoy)三人联合创立了一个叫B Lab的非政府组织。在此之前,三人已是身家过亿的成功企业家和投资人,他们创立B Lab的目的只有一个:重新定义商业成功。为此B Lab创设和实施了一种独特的第三方认证—B Corps,B代表Benefit,Corps代表corporations。B Corps认证的企业不是“世界上最好的”企业,而是“为世界做到最好的”企业,必须在员工、社会和环境等各个方面都有积极影响。比如一个家庭护理品牌Method,他们支付员工超过生活水平40%的薪水,为员工提供20小时的带薪社区服务假,优先选择公平贸易供应商,产品包装使用100%再生塑料,35%的货物运输使用以生物柴油驱动的卡车。

“我们的视野很简单,同时野心勃勃:人们将商业用作有益的力量(people using business as a force for good)。”B Lab的网站上写道。根据B Lab的调查,如今73%的消费者在决定是否购买时考虑的不仅是产品本身的质量,他们更关心产品背后的企业。有了B Corp这个标签的加冕,企业更易获得消费者、投资方和政府法规的青睐。经过10年发展,B Lab已经在全球范围内认证了1824家企业,覆盖50个国家。在网站上可以通过选择区域来查询当地的“挂牌”社会企业。认证范围从一家使用天然材料制作并严格监控整个售卖流程的环境友好型的冰激凌生产商到一家拥有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参与融资、致力于“重新想象教育”的创新型小学,以及Kickstarter,一个专为具有创意方案的企业筹资的众筹网站。2015年9月,Kickstarter宣布改组为“公益公司”。不追求公司的出售和上市,由此被认证为B corp。被认证为B Corps的公司已经结合成一个社群,B Lab相信这股强大的商业力量最终可以推进社会的有益变革。

尽管理发师马克最终没有形成什么商业计划,但他成立了一家名为BeAwesomeToSomebody的基金会,启发和号召人们为弱势群体做点小事。

每隔几周,马克会重新找那些他理过发的熟面孔,流浪汉都有相对固定的活动地域,但马克暗暗希望他找不到他们,“这说明他们已经有了新的生活”。

(本刊实习生李婷婷对此文亦有贡献)

上一篇回2016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从善意到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