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制作恐怖片的日本制片人

2016-05-08 13:28:20




“喜剧片也好,恐怖片也好,作为制作方,希望的都是观众能在离开影院,回到家里时仍然会不由得去回想。”一濑隆重3月25日在北京接受《人物》采访时说。一濑隆重1961年出生于日本神户,日本著名的恐怖片制片人、编剧和导演,曾参与《午夜凶铃》、《咒怨》等经典恐怖片的制片与拍摄。

1990年代,去电影院看电影渐渐成为日本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但恐怖片尚未成为一个出现在银幕上的主流类型片。日本的影院总让人觉得闷闷的,观众安静、文明,似乎眼前发生的事情大都不值得大惊小怪。一濑和他搞文学的朋友高桥洋商量着,做一部给影院“暖场”的恐怖片,“让日本人很快放下架子,释放自我”。然后便有了《午夜凶铃》,这是一濑制作的第一部恐怖片。

《午夜凶铃》中的恐怖元素是电话铃声和贞子突然出现的脸,后来的《咒怨》中则是猫叫、女尸以及俊雄空空的眼眸。一濑不觉得猫可怕,但因为之前在拍跟动物题材有关的片子时总会用到猫,拍《咒怨》时便想到了猫,正好日本有一些关于猫与“怨灵”的传说,因此猫就被请到片中做了“客串嘉宾”。

一濑最早的恐怖体验是在小时候。他在乡下长大,那时候到了晚上乡下基本上就一片漆黑,床底下、衣橱里这些暗处都会有什么呢?小时候的他只是这样一想都怕得受不了。 拍了这么多年恐怖片后,一濑反倒已经不再有恐怖体验了,不管是去废弃的游乐园还是深山老宅,他都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拍最新作品《尸忆》的时候,与他合作的台湾导演谢庭菡总是怕得像个小女孩,日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谢庭菡仍然对拍摄过程中遇到的怪事心有余悸—“对日语一窍不通的女同事居然在说梦话的时候讲日语,在拍古宅的时候真有白衣人飘过……”“在那个年久失修的游乐园,也有人说看到了不好的东西。”一濑补充道。提到这些真真假假,就像是专门为胆小的猎奇者准备的素材时,一濑总是忍不住想笑。对“从没见过鬼”的他来说,拍恐怖片与看恐怖片都更像是一件乐事。他喜欢看到孩子们成群结队去电影院看恐怖片,看完又叽叽喳喳地对电影里的穿帮镜头、突然被吓得尖叫的体验进行一番讨论,最后在大笑中一哄而散—这样恐怕片释放心情的目的就算达到了。

制作恐怖片并没有给一濑隆重带来什么特别的影响,他肩膀厚实,每天早睡早起,看上去是那种有点冲甚至可以说是活力四射的中年大叔。面对外行人对自己工作内容的诸多好奇,他总是笑吟吟地自语:“好奇怪啊,你们怎么会那么想?”说着就用手托起腮帮,看起来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一濑如今更看重恐怖片的故事感,他想从单纯的恐怖元素及固定的吓人模式中摆脱出来,增添除了恐怖之外的那些更能抓住人心的东西。他觉得,那个贞子一出来,吓倒一片人的恐怖片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的他更愿意用“有趣”来形容自己想拍的恐怖片,他希望自己的电影是一个偶尔吓一吓观众的好故事。(文|宫赫婧 摄影|Ing(ing studio))

上一篇回2016年4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一个制作恐怖片的日本制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