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s来函

采访|巴芮 编辑|柏栎   2018-09-28 10:02:10

李宁 英雄不自由

多个场合见到李宁,每次讲话时(除品牌发布会外),他不像别的企业家一顿猛PR广告,上来说的都是:李宁做得不好让大家跟着操心了、最近好了点、没当运动员做得好等等。轻描淡写地说说,还挺诧异的。

—大様小哥

在整个封面报道的采访中,李宁给我们的感觉也是这样的,轻描淡写。

我们这个报道想讲的故事是:这个民族品牌在当时的环境里获得过一种意义和重要性,当这种红利结束,它逐渐离开舞台中心,怎么样去接受市场的挑战。我们想要问出李宁这几年的一些时刻,一些选择,一些想法的改变。在最危机的时刻,你往往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

但问题在于,也许是运动员出身,李宁不太习惯有私人化的情感表达,他的语言克制、情绪平稳。他很难去描述细节、画面。我会觉得整个专访,自己使不上劲儿,一直在他周围兜圈子,扔一个问题过去,又给抛了回来。但他偶尔也会出现一点罅隙,加上善良的多位外围采访对象们,才让稿子不那么难看。谢谢他们为我们拼凑出一个完整的故事。

—记者 罗婷

张一白 赚钱有理

深刻的、有内涵的在目前的中国往往是曲高和寡,所以为了赚钱而卖情怀的张一白也没有错。文章最后的自嘲,张一白也有自己的无奈和悲哀,他做过尝试,也想避开恶俗的青春片,但观众不买账。与其说中国缺好导演,倒不如说中国缺好观众。

—六西格玛

我总觉得观众和导演是相互驯化的。但不能忽略的是,中国电影市场化改革才仅仅20年,整个社会的割裂感却越来越强,大众电影品位和偏好的差异性还只是很小的反射。但这是创作者要背的锅吗?电影的本质是文化消费品,是一盘生意。尽管用市场来评价艺术显得并不高级,也容易招骂,但比起虚伪地为自己的处境“叫屈”,坦荡地接受自己的选择,并获得连续成功的导演张一白不也是很真诚的吗?

“悲哀”倒不至于,“无奈”恐怕还是有的。市场有市场的选择,市场既选择导演,也选择观众。

—记者 姚胤米

奥运的遗产

10年前的全民奥运,结束后10年间的影响潜移默化成别的东西,有些大起大落,颇欷歔。

—kitzx

奥运留下的印记太多了,写出来的只是其中几个侧面。

关于洼里乡的部分可能是这篇报道最柔软的一处。奥运10年后,没什么人知道奥林匹克公园建成前是洼里乡。洼里人在这片土地住了500年,为了奥运,43000名洼里人搬走了,洼里乡在地图上消失了。

很多洼里人对奥运有特殊情感。他们乐于讲述洼里人为奥运做出的牺牲,但谈及现状,大部分人总是会抱怨当年的牺牲太大了。奥运对洼里人的改变,是最彻底的颠覆,他们享受缥缈的奥运荣光,但经受的是生活的考验。

—记者 李婷婷

上一篇回2018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Letters来函